首页 >> 租房准备

静谧而安洋的美食美食

2021-01-09 来源:杨浦租房网

静有关部长任委员。谧而安洋的,踏着芸芸众生的碎影,牵着的手缓缓走过。一秒,一分钟,一小时,一天,一年,一辈子,就这样悄悄的,默然的流过。不会因为某个悲伤而飞速的流逝,也不会因为某群人的快乐而无限的拉长。

三个月,可以让脱胎换骨,也可以让平淡如水。谁也不会想到韩鑫在三个月的时间里化茧成蝶,从一个彻彻底底的差生一跃成了即将进入一等大学的优等生。即使惊讶到无法相信,那张烫金的录取通知书着着实实是捏在韩鑫的手里。如此大的改变,只为那天夜里白发苍苍的在淡泊的月光下的模糊而寡凉的碎影。

三个月前的韩鑫,是一个人见人恶的高中生,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上课的时间用来睡觉或者聊天,时不时帮着所谓的兄弟和其他班或者其他学校的学生干架,晚上本该睡觉的时间,偷偷翻墙出去,去吧里通宵一夜。若不是顶着被开除的风险,估计连课都不会上了,所以成绩在班上一直是垫底的。这样的情况从上高中以来一直是这样,还有最后三个月就得冲击了,大家都有意识的进行着复习,只有韩鑫一个人,依旧,该怎样就怎样。

班主任倒是负责,曾不止一次的找他谈话。 你有想过你今后要干吗?你整天这样下去,没想过以后吗? 班主任如是问。韩鑫却是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该干嘛干嘛,又饿不死,大不了和我爸一样种地。 种地,只是维持的一种方式。难道你没理想吗?做自己喜欢的事不是挺好的吗? 班主任不甘心的劝解。 我,最大的理想就是这样过,你也不管我,让我混过高中,大家相安无事就好了。 再怎么负责,碰上这样自甘堕落的学生,也会让人彻底失去希望。于是连班主任都终于放弃了。

但生活并不能像湖面的水一直波澜不兴,单调的近乎成一潭死水。总会在长久的平静下蕴藏着波涛海浪的危机。即使韩鑫想这样安稳的过着他无所谓的生活,可是他的拳头也不允许。同着他的兄弟,他在校外的林子里直接将一个学生的鼻子揍得塌陷,或许是打的兴起,亦或许是年少轻狂不知后果,直到那个学生晕过去,他的眼神才略显惊慌,然后跑开了。那个晕倒的学生还好被其他人发现,及时送到了医院。可是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把韩鑫给出卖了,他仿佛从梦靥般里醒过来,带着害怕到惶恐的颤抖的声音说, 韩鑫,别,别,别打我。

那个学生的父亲来学校闹,很自然而然的便找到了韩鑫,班主任一面安抚他们,一面早早的通知他的父亲。一直到下午四点,韩鑫的父亲才气虚喘喘的赶到。推门进来的,一群人正怒气冲冲在一间类似于会客室的地方质问着韩鑫。韩鑫父亲挤了半天,也没能挤进去。看着自己土里土气的贫瘠的父亲在人群外正往里挤,韩鑫的心头一跳,别过头去,一言不发。班主任看到了他的父亲,把他拉过来。说了一番事情原委。很奇怪的是,原本严苛的父亲并以往的暴力行为,而是木讷的转过头,咧着歉意的笑对着那群近乎气到疯狂的人说着: 对不起各位,我代孩子向你们道歉了,孩子小,拳脚不知轻重,也没想到后果,这样吧,您孩子的医药费我来出,您看行吗? 众人一听这话,声音和善了些许。能怎么办呢,即使抓住韩鑫不放,也解决不了实际问题。在班主任的调和下,双方达成了一致。可是当听说得赔五万的时候,韩鑫身子一震,身体微微的抖动,想发作,却一直隐忍着。当那群人心满意足走后,韩鑫才爆发出来, 你很有钱吗?五万块,得让你又多种五年的地。

又多浪费五年,让我又穷五年。很好,很好。 对着父亲说完,他就快速的跑开了。想逃离这个眼前贫瘠而无知的父亲,逃离这个贫瘠而一无所有的家,逃离贫瘠而自卑的自己。一路狂奔到吧里,交了钱,一头扎进虚拟的。什么都不用想,韩鑫也只有这时候才会有点舒缓,没有自卑,没有贫瘠。即使是不切实际的世界,至少自己能够过得踏实。玩着玩着,韩鑫便忘记了之前的不愉快。可是,踏实而虚拟的总是会一闪而逝,外面开始蒙蒙亮,第二天的课程就要开始,拖着不情愿,韩鑫开始往学校走。微薄的月光跃过万里投射下来,也照不亮这浓黑的漫长的黑夜,隐约只能看见灰黑色的物体的轮廓,这样的时刻,更像是晚上刚入夜。快走到墙头时,韩鑫发现那条每天翻过的熟悉过分的墙头下坐着一个人,因为光线比较暗,那个熟悉的粗糙的棱角分明的脸庞硬是没有透过这片黑暗投射到他的眼眶里。 韩鑫。 仿佛从儿时的旧时光里穿越过来的满是关心的呼唤,让此刻的韩鑫心头突突的跳,他转过身,拔腿就跑。 我是给你送生活费的。 苍老的声音略显焦急。几步之外,韩鑫定定的停着。

墙头下的人,缓缓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一步一步地,佝偻着朝着韩鑫走去,每走一步,便有一段被硬生生的塞进韩鑫的脑袋里。 我找不到你,只好问你同学,他们说在这能找到你,所以我就在这里等着。 说着,他顿了顿, 我知道,是我没用,害你一出生就是穷人家的孩子,所以你自卑,你用你的暴力,你的无所谓掩盖你的自卑。那天我打你,你毫不畏惧的反抗,你说 你有什么资格打我,你什么都没给我,除了贫穷,自卑,下贱。你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给不起。 你说的对,我带给你的是贫穷,但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把我所拥有的都给你。

所以你这次打了别人,我知道我没资格去说你,去教训你。我能做的就是帮你道歉。 或许是他跑的太远,即使相隔十几米,韩鑫的父亲依旧走的颤颤巍巍的。回忆如潮水般汹涌而至,韩鑫即使有些心疼,但是长久形成的桀骜让他转不了身。而父亲,缓了口气,继续说道: 本来是顺便给你生活费的,谁知道你还气跑了。那五万块原本是想着给你上大学用的,谁知道出了这事,不过没关系,只要你想上大学,我就是砸锅卖铁也会给你凑上。还有三个月就高考了,我还是希望你好好学,不想再穷下去,就得靠自己,靠自己的双手富起来。靠我,终究是穷一辈子了。 像是憋了很久的话终于说完了,他轻松了舒了口气,把手里装好的钱,放在韩鑫的手心里。然后扬起粗糙而强有力的手,轻轻的在韩鑫的肩膀上拍了两下。 好了,回去吧,我也该回家了。没事少上通宵,对身体不好。 说着便转身慢慢的挪步离开了。

哪怕再浓郁的黑暗,总有被利剑般的光线割破,并消失殆尽的时候。哪怕天还没亮透,父亲那缕银发依旧刺得韩鑫双眼生疼。即使倔强,即使张狂,双眼的红肿依旧毫不留情的出卖了这个只有17岁的男孩。哪怕人已走远,哪怕模糊的分辨不清,那个身影,纵然被切的细碎,也深深刻进这个男孩的心里。或许这个身影只是流光里,普通细小的一个踪迹,风一吹,便烟消云散。但他注定存在,他那被生活压的佝偻的身子消失在视野里,是一瞬,更是永恒。而后的从小学到高中都没什么规划三个月,摈弃了所有的恶习,韩鑫过着依旧是单调的近乎乏味的生活,但却是与书本,与试卷相拥。没有人知道这个男孩心里藏着怎样的愧疚不安,人们看到的只是那个表面和其他人一起日夜奋战的桀骜的韩鑫。最早起床的是他,最后入眠的也是他,只是在睡前他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考不上大学,这辈子就成了父亲的遗憾,也成了自己终生的遗憾。他坚信一句话,当你渴望做一件事的时候,全宇宙都会帮你。所以一本大学录取通知书接到手的那天,韩鑫终于由丑恶的毛毛虫,历经万般艰辛,脱茧化蝶,成了美丽的蝴蝶。

谁也不是随随便便成功的,平缓而急促的岁月教会了该如何成长,那普通到平凡的某个流光里下的碎影,会教会一个人如何坚定。不喜不怒的时光里,就这样流过,回忆再多,这个碎影终究会伴随着他走过一分,一天,一年,一辈子。

四川成都治疗丙肝
成都神康癫痫医院怎么样
柳州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