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租房资讯

阿庸出了公司的大门美食美食

2021-01-09 来源:杨浦租房网

阿庸出了公司的大门,心跳的起伏蔓延至双手的颤抖。然后,手心握紧了潮湿,眼角却失去了温度

天的一角被掀开,光亮趁隙而入,很快就被豁开一个大裂口,弥漫的晨雾与微光掺搅一起,在街边涌起。

我走出小巷,来到街摊旁边吃起刚买的早餐。小巷就像是一块缝在华美袍子边上的破旧补丁,气息奄奄的缱绻在商贸繁荣的小城的最西边。由于高楼林立,在这里的人们最晚看到太阳东升,却不过半日又会见到它沉入更西边的山脊里。

看见在街摊上挤着吃饭的人们,一种厌恶感油然而生。我对这个贫民窟里的人痛恨至极,家旁的小巷里每天都会被他们堆出各种各样的东西,吞噬着本属于空间。每当擦着廉价香水的女人们走过,空气仿佛都会因为那股粘稠而窒息。而喧嚣的叫卖声又让这里混乱不堪

几年前我在这里停了下来,还没等看清繁花似锦,开败的木棉花就已躺满了小巷里的石板路。孤独、贫穷陪伴这我,我很无奈,也很无聊。不愿想起任何事情。

这时,耳边扯进车笛声,还未等反应过来,一个沉闷而含混的声音透过渐亮的晨光从车窗中传了出来,这声音来自我唯一的朋友 阿庸,我和阿庸有一间做油纸伞的工作坊,近来刮起的复古风给带来了一点收益,今天要与 T公司签订合同。听到招呼声后,我很快上了车。回头望,丑陋的高压线分割着小巷的天空,我咽了口唾沫。

在良久的沉默之后,阿庸终于开口说话了,他问我是否还喜欢小玲。我不知道怎么说,只觉得心像是被吸进了黑洞,明明有光,却一丝也找不到。阿玲是我喜欢的一个女孩,我的很多努力都是为了她,但阿庸告诉我一直有人在追求小玲,我不相信,直到某一天她的指上多了一枚戒指,阿庸说是一个男人送的,戒指上的蓝宝石象征爱的约定。我摇了摇头,索性不去回答。

车子行驶了很长时间,这时一个打了过来,阿庸接起后,本就有些僵硬的表情有些细微的变化,我看他脸色铁青。半响,在他耳旁滑落,喉结颤抖,用近乎沙哑的声音对我说道:

之后的几天里,阿庸一直在酗酒,他没告诉我里对方都说了,我也没心情去问。我并没有和阿庸在一起,我在家,想了好几个夜晚。后来,我接到了一个,阿庸打来的 小玲要结婚了,我很谢谢阿庸,然后做出了一个连我都想不到的决定 ...

等到下一缕阳光照进来的时候,我想我已经打包好了行囊,我甚至可以看到双脚迈出大门的时候身后的影子突然被割裂的样子,就像人死去时离开身体的灵魂,带着恍恍惚惚的伤心和未知的凄凉。

今天我起了个大早,筹备了一个月的计划就在此一举了。很多时候我都在想,自己和阿明就像两个相依为命的痞子一样在这里沉默地笑,然后矫情地哭,吵吵闹闹地过了一天又一天。这么多年,或许阿明已经习惯了和自己一起在这个城市里闲逛,可我不想让日子就这么碌碌无为地盘旋在城市上空。我讨厌贫穷,讨厌这个古老到连石头都开始风化的房子,我一直在寻找一个机会,现在机会终于来了。昨天快要黄昏的时候,天空有些暗红色边的云彩,像是天堂着了火,今天的雾格外的沉重,我打好车,向阿明家驶去。

在那个我再熟悉不过的弄堂里看到他,我仔细地盯着他看,不知怎的,突然有种感觉:这家伙和我一样讨厌贫穷,讨厌这个弄堂。我整理了一下衣服,冲他喊一声,把他招呼进车中。一股略微带着寒意的水气弥预备采取多项措施漫开来笼罩在车窗。一路上,我什么都没有说。阿明或许会很奇怪吧,奇怪我为什么不和他讨论有关合同的事情 他不知道我根本就不会去签什么合同。

我和阿明刚出车站,就被整个城市遮天蔽日的结构吓住了。那个时候阳光比现在还要耀眼,阿明一半在阴影里,一半阳光照耀。而我身上的所有地方都像约好了一样一起悸动起来,肌肉血管神经全部细小而微弱地跳动着。后来,我们以做油纸伞为生,我们每日每夜的工作。阿明说他是为了一个叫小玲的女孩。我见过那女孩,她经常偷偷问我阿明都喜欢什么,我猜他是真的喜欢阿明。就这样,我和阿明日复一日的重复同样的工作,终于,一个月前一家公司Windows7也许只是Vista的某个service pack版本看重了我们生产的伞,想与我们合作。阿明说他不会交谈,就让我主要负责和公司联系。交谈中,我和对方的良经理成了很好的朋友,我们开始谈一些生活上的事,他告诉我他不喜欢这个职业,可能的话,他会辞职,这公司是他父亲的,而他父亲却在半年前去世了,从他一些片段的叙述中,我突然意识到,这些情景与我母亲给我的记忆一样,我全身一震,一种想法在脑中迅速萌芽。

我没有心思去听,只是想把这话岔开,后来我们又说些女人、金钱,阿明说的不亦乐乎。本以为阿明会问这问那,现在看来,我的顾虑是多余的了。他的声音好像被吹散在了空中,没有一点痕迹。

再后来,我学会开车,租了一辆车接阿明与 T公司签合同,车行驶的一路上,我们都很沉默。为了接下来的计划,我还用小玲试探了他一下,他果然中计。计划进行得很顺利,闹铃在该响的时候响了起来,我虚张声势的接起,然后骗阿明我们的合同泡汤了,阿明那个傻子还不知因果就来安慰我。接下来,我一连几天装作颓废不已,其实,我是想让阿明在我身上看到我 有多绝望,有多无助。还好,那个怂货没让我失望,一连几天不出家门,我想是时候让他老回家了,然后,我拨去了一个

阿明终于决定回老家了,火车站里,阿明和我道别,这是否会是他最后一次出现在我面前。阿明眉眼低垂。我们彼此目送,笑容凝固在脸上,很快笑容变换了弧度,离别覆盖在眼角,潮水却已在心头此起彼伏。他转了身,我低下了头。

我心底无数次喊着: 对不起,阿明,对不起,阿明,对不起,阿明 泪水如破堤的潮汛漫上了整张脸,记忆如洪水从人海席卷而过。而我,把阿明骗走了。

之后的事情就更加顺利了,我和公司在恰当的时间签订了合同,半年后,经理因为不喜欢这份职业而辞职。我在他的引荐后顶替了他的位置。接下来,我该考虑的就是如何证明我是这座公司的法定继承人了吧 一切如我所料。不过颇感惊奇的是小玲结婚了,新郎当然不是阿明。其实,阿明真可怜,我只告诉他小玲带了戒指,却没说戴在了无名指上。

大雾总是弥漫着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候鸟的翅膀匆忙地出现在了天空,剩下无法启齿的回想。城市的变迁翻天覆地。年青人把黑天当做白天,老年人把白发染成黑发 颠倒前后,只剩孤独的灵魂还在忏悔的曾经。

我没有说话,其实一开始我就感觉良经理和阿庸很多地方都很像,起初,因为阿庸,我认识良经理,和良经理交往,也是从谈阿庸开始我讲了一些阿庸小时候的经历,良经理意识到阿庸就是他同父异母的兄弟。

我看着眼前的人,嘴唇长久的不能闭合。接下来的事情,我一直犹豫,直到有一天我和阿庸在一起,我打趣道: 阿庸,我觉得你和那公司的良经理眼睛和脸型好像啊 阿庸的表现让我感觉到他也有自己的计划。唯一的朋友耍我,我很愤怒。于是,一狠心,就帮良经理做了下去,甚至他签的合同都是我假造的。我们各怀心事,我们有泪不知为谁流,我们的笑不知因何而笑。

离开阿庸后,我一直都在这座城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等待着今天。可怜的是,他还完全不知道。

谁说的,你不是还知道好多他小时候的事吗 听筒里传来似笑非笑的声音,打断了我的话。半响,传来几个字,刺得耳朵发痛

南通医院妇科哪家医院好
乌鲁木齐阴道炎哪家好
乌鲁木齐医院哪家治疗白癜风好